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了什么信号 民营经济、资本市场将迎来新变化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3日

       北京报告是听话的。 十月的最后一天, 政治局会议再次召开。 这是今年政治局第三次开会研究经济工作。 近几个月来, 经济下行的信号越来越明显, 资本市场波动更加频繁。 与7月份的政治局会议相比, 稳中求进、聚焦供给侧改革、打好三个攻坚战、加快改革开放的总基调没有改变, 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已经 也继续。 , 但嗅觉敏锐的营销人员仍能闻出细微的差别。 比如, “坚决做好去杠杆”悄然消失,

关于房地产的说法消失了, “扩大内需”没有提及, 但关于民营经济、资本市场、外资企业的说法却铿锵有力 并且有力。 “新的声明代表了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王一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新变化 在内需回落和贸易​​冲突的压力下, 三季度GDP增速回落至6.5%, 10月份制造业PMI回落至50.2。 针对这样的经济形势, 政治局会议延续了7月政治局会议上“稳中求进”、“稳中求变”的主张。 但在7月“稳中求进”中, 强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改善生态环境取得初步成效”。 10月份, 除了强调各项宏观指标表现良好外, 还强调“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因此, 两次政治局会议的侧重点也不同。 7月, 他强调“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 打好‘三大攻坚战’”, 在“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前提下“形成政策合力”; 10月, 他强调“一些政策效应需要进一步释放”, “深化改革开放, 抓住主要矛盾, 有针对性地解决”;经济也从“面临一些新问题”转变 和挑战”对“下行压力加大, 部分企业经营难度加大”。 同时, 10月份的政治局会议并未提及“合理区间”问题, 这可能意味着中央对经济下行的容忍度可能高于市场预期。 “我们经济基本面还是稳定的, 从宏观数据看,

前三季度没有出现大的波动, 虽然GDP增速有所下降, 但主要指标没有明显变化, 但现在确实出现了 一系列新变化发生, 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深化, 加之中美贸易摩擦, 内外因素都在影响市场预期, 一些潜在风险或暴露更多。 声明可以说是稳定预期的一记重拳。” 王一鸣说道。
        从重点任务看, 扩大内需、保流动性、补短板、去杠杆、推进改革开放、抑制房价上涨、稳定就业是7月份会议的工作重点。 到10月份,

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 研究解决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 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使 尽快出台的政策措施发挥作用, 保障民生, 保障社会稳定。 但“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的说法没有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 “扩大内需”这个词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消失了。 今年4月和7月的政治局会议上, 都提到了“扩大内需”和“调结构”, 以应对经济下行压力。 但在这次会议上, 它只是说要确保经济平稳运行。 “会议明确, 当前的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外部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意味着解决问题不可能一日之功, 也意味着影响深远。 “外部环境的变化不能靠一己之力解决。中央会出台一些应对措施, 但我们认为政策的底力可能低于市场此前的预期。”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麒麟表示, 同时, 与7月份“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坚决解决房地产市场问题”的表态不同, 此次会议并未提及房地产。 不过, 有分析人士指出, 将其作为房地产政策放松的信号,

过于乐观。事实上, 就在前两天, 新华社也发文称,

“我们 绝不会让房地产调控半途而废, 放弃之前所有的“炒房”。在王一鸣看来, 经过几年的“限购限贷限价限售”, 房地产市场 发生了新的变化, 包括二手房和新房成交量下降;土地拍卖或低价交易;一线城市房价开始回落, 二三线城市房价开始下跌 到 收缩; 房地产投资开始出现转机。 这表明房地产调控已初见成效。 未来房地产调控政策将走向何方, 还有待观察。 此外, 一个重点是, 本次会议专程针对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 会议指出, 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 促进各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 研究解决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 资本市场也成为重头戏之一, 极为罕见。 与7月份的“化解金融风险”相比, 会议内容更加细致, 要求“聚焦资本市场改革, 加强制度建设, 激发市场活力, 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 为保障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需要优化监管和交易流程; 应减少对市场的直接干预; 应加强投资者保护; 进一步加快对外开放。 更加关注民营经济 会议专程为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声, 被视为一大亮点。 会议指出, 前三季度……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实施一系列促进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措施, 提振了市场信心。 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 促进各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 研究解决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 “民事民营企业的地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建设者,

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 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民营经济中涌现出一批世界级的企业, 华为、北理工, 但我们一些部门亲民、远离民企的局面没有改变。
        废除对各种行为的不合理规定, 消除各种显性和隐性障碍是当务之急。 王一鸣说道。 此外, 如何解决市场准入和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也是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据了解, 目前中国资本市场以间接融资为主。 银行具有规避风险的特点, 银行信贷更倾向于国有企业不愿意向民营企业提供信贷。 一些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需要依靠成本较高的民间借贷来维持发展。 2018年以来, 银行信贷的顺周期性更加明显。 上市的中小微民营企业和仅达到一定规模上市的民营企业, 也在经济下行和股市下跌的双重压力下苦苦挣扎。 会议强调, 解决民营企业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在王一鸣看来, 政府部门在制定民营企业设计政策法规时, 应该加大民营企业的参与力度, 征求民营企业家的意见。 尊重创业社会风气。

Copyright © 2005-2012 热博rb88(中国)有限公司 rebozhongg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trologershivara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