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骨散记】三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3日

       【《切》顾三吉】《三》中的骨伤病房, 不像内科的“沉默”所蕴含的危险。它有:嘶哑的哭声、咒骂声和不间断的噪音。第一个晚上心痛, 各种吵闹, 一动不动, 汗流浃背, 直到天亮。天亮后, 病人家属问我:“疼不疼?我从昨天下午进病房到今天早上都没听到你打喷嚏。”我看着自己肿得发烫的胳膊说:“好痛, 叫出来有用吗?”提问者叹了口气, 说道:“如果你需要帮助, 就说几句话, 我谢谢你。
       ”病房内的其他五名伤者由家属陪同。看着肿胀得像小牛犊一样的右臂, 我的后背不小心微微一动, 就听到断骨间的挤压声——嘎吱嘎吱的声音, 用斧头和刀子砍的痛, 又是一身冷汗然后再次。
       浸透了被子。迷茫, 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我还是期待“奇迹”的出现:神一样的医生, 动动他的神奇手指, 我可以复位出院了, 因为我还要见先生. 护士忙着回答病人的各种问题, 但没有我怎么办?应该做什么?现实中, 医生在哪里, 答案又在哪里……*能从六人病房进入二人房, 实属难得。检查压倒性的, 才知道叫闭合性骨折:断骨夹住桡神经, 损伤程度不详, 淤血600--700毫升, 怪不得胳膊变成腿了.倾斜的断骨夹住了负责抬起前臂手腕和手指的神经, 失去知觉的前臂是神经损伤的结果, 断骨制造混乱。
       剩下的就是持续不断的疼痛和疼痛……主刀什么时候、什么计划, 手术后手臂、手指、手腕、前臂会怎么样, 需要做多少次手术,

前景和前景几何恢复, 这已经成为挥之不去的想象。有时痛得迷惑无法理解, 有时想从床上仓促起来,

但最轻微的动作却是剧烈的疼痛在提醒:别动——你被“控制”了!我不想吃饭, 我只喝水。这就是“砍骨头”的痛苦!

Copyright © 2005-2012 热博rb88(中国)有限公司 rebozhongg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trologershivara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