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技革新学习场景,作业帮拍搜让难题错题“拍”立解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8日

       “我七岁了, 继续跑。” 1月15日, 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斌在朋友圈感叹。 7年来, Homework敏锐把握K12教育趋势, 着力提升图片搜题的效率和准确率。 从一个只用一张照片就可以放下的小团队, 成长为中国唯一月活过亿、全球唯一的一​​个。
        互联网前30名的教育APP, 员工人数超过35000人。 对于K12教育行业来说, 2013年是一个转折点。 今年, 辞去嘉源世纪CEO的龚海燕创办的天梯网, 引起了大众的关注, 也激起了BAT对在线教育的好奇。 当时, 在百度内部, 百度知道负责人侯建斌发现, K12领域的题量占搜索总题量的10%。 他隐约觉得, 这是一个可以支撑独立APP的巨大需求。
        2014年1月,

作业帮助正式上线。 基于百度知道的积累,

作业帮率先推出了基于问答和圈子的UGC社区。 但是运行了一段时间后, 也开始出现问题, 问答质量不高, 时效性无法保证, 给正在做作业的提问者带来不便。 同时, K12正处于题库创业高峰期。 在题库的基础上, 猿题库和学霸君根据用户需求推出了图片搜索功能。 不过由于技术原因, 此时拍照和查题的效率和准确率都不高, 作业帮正好在这种情况下抓住了机会。 提高拍照题准确率的关键在于题库的积累和成熟的OCR技术。 百度在这两方面都有一定的优势。 “参加考试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侯建斌判断, 拍摄一次测试可以实现1000万以上的日常生活, 将重新打造一个从未有过的在线学习场景。 2015年1月19日, 在作业帮一周年之际, 带拍照和查题功能的4.0版本正式上线。
        当天, 它的活跃用户首次突破100万。 不过随着该功能的推出, 市场上也出现了不少质疑, 认为是变相帮孩子抄作业。 经过长期的用户调研, 作业群搜图问题的负责人王艳发现, 作业帮的搜图用户多为成绩中等以上的学生。 “它具有真正的教育价值。对于大多数想通过教育改变生活的学生来说,

拍豆上的分析、视频和其他在线资源是非常有价值的信息来源。” 王艳坚信, 作业帮助是为更广泛的社会希望学习知识的学生带来的好处远远超过可能带来的坏处。 同时, 为了防止学生随便抄答案, 作业帮的排搜也做了很多特别的设计。 例如, 大多数问题除了答案之外, 还会提供详细的分析; 智能算法用于检测用户是否只看答案。 行为、提醒和数量限制。 现在很多学生在做作业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些自己做不到的问题。 他们没有等待“问老师”, 而是打开 Homework Help 等应用程序并为问题拍照。 统计数据显示, 全国每 10 个孩子中就有 7 个在做作业以帮助他们学习。 拍照、搜题已经成为学生的主要学习方式, 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教育资源薄弱的学生搭建了阶梯。
        截止目前, Jobbang Pasou已经在相对成熟的市场中脱颖而出, 在技术上取得了很大的突破。 在完整的文本识别管道中, 30 多个不同的神经网络执行各自的功能, 每执行一次文本识别, 就会运行 260 多个神经网络预测。 通过开发OCR识别技术、自研图片搜索架构、大规模并行集群服务器, Jobbang可以在200ms内实现极高的效率, 甚至可以快速识别整张试卷。 未来, 作业将继续对在线教育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继续聚焦教育科技, 以成熟的新技术强化学习场景感, 推动新教育行业发生更大变革。

Copyright © 2005-2012 热博rb88(中国)有限公司 rebozhongg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trologershivara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