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悲观主义者的自诉(连载中)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8日

       大学生活的结束 “一切都是规律, 如梦似泡、如露水、如电, 应如此看待。” 上次大学中文考试, 我以这段金刚经结束了我四年的大学生活。 走出考场, 夕阳的天空已经升起, 遮住了半边天, 我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摆脱体校了。 我叫孙国庆。 等我父亲得名后, 你就知道他将来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是体育学院的学生。 我得过任何奖项, 我从来没有因为我的才华而受到表扬。 就像上天开的一个玩笑, 给了我一个距离理想108000英里的专业, 我就这样走到了今天。
        那么我的理想是什么? ——作家, 成为钱钟书、沉从文那样的作家, 我知道你在笑, 没什么, 知道的人都在笑, 一开始我是保密的, 偷偷看书, 偷偷写, 生怕成为大家的笑柄 体育学院, 但围城里的一句话把我叫醒:“没有梦想, 没有感情, 生命中最原始的沉睡, 也是死亡的样本”——我不想成为围城中的死亡样本 , 于是我开始大胆地展示自己的理想, 我就出去了。 必须带一本书《红楼梦》、《巨人传》、《围城》、《雪国》一天天我带的书越来越多, 看的也越来越多, 但我的朋友越来越少。 难怪, 在体育学院谈文学,

就像在妓院谈贞操。 不嘲笑你是很有礼貌的! 在大学里, 我有两个朋友, 一个男朋友和一个女朋友。 别误会, 只是一个叫王国庆的男性朋友。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是朋友吗? 另一个是真正的女朋友。 她叫飞扬。 在大学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过程中, 除了用书本“炫耀”之外, 她是这所中国书院的女朋友。 我们志趣相投, 一起谈文学, 一起追求文学, 至少我以前是这么认为的! 刚考完试的校园里热闹非凡。 虽然我对这所学校没有任何感情, 但那是一个我呆了四年的地方, 熟悉的亭台楼阁, 熟悉的操场。 我总觉得大学里的每一栋楼都有生命, 而不是感情。 但是每一栋楼发生的故事, 我们在这栋楼里打架, 在那栋楼里逃课, 我们接吻, 分手,

恶作剧, 大学就是一堆故事, 看着想走路, 很快就到了 在对我来说故事最多的建筑——宿舍。 至于故事, 你可以自由想象。 还没开门, 就听到老王的声音, “你个混蛋, 我叫落雪真爱。” 我觉得老王又在炫耀他的爱了。 我们都称它为国庆节。 为了区分它, 我们只能称呼我们的姓氏。 大家都觉得我是个老书生, 就叫我老孙, 王国庆跟我来。 和他亲近的人, 自然成了法老。 在他的口中, 落雪是体育学院的花园之花, 也是他的女神。 但是, 他们的关系也是人与神之间的关系。 然而, 在我的故事中, 法老并不是一个胖子, 而是一个骨瘦如柴的人。 打开宿舍门的人已经抽了一半, 地上有空啤酒瓶。 我们的宿舍是六人宿舍。 我看到五个人坐在中间。 当他们看到我时, 他们向我使眼色。 我放声大哭, “我的爱是苦的。” 法老就是这样。 我喜欢和单纯的人交朋友, 或者兴趣高的人, 但后者显然是体育学院的濒危动物。 快下来, 一会儿你的林徽因会在梦里遇见你。” “落雪……骆雪……林徽因……林徽因是谁?……骆雪…… ……”老王闭上眼睛, 喃喃自语, 过了一会儿, 传来了叫喊声。宿舍里的另外4个人都是很纯运动的学生。虽然我不是朋友, 但我还是喝酒。
       为什么?没有矛盾吗?因为大多数 除了我和老王不在宿舍里, 左边练体操的赵达, 练田径的王轩和张毅和闺蜜合租公寓, 右边的刘婷 是资深魔兽忠实拥趸, 网吧是他们的家。
       至于老王, 家境比较难, 除了体毛多一点, 没有长物,

平时除了他的直播是罗雪的白日梦, 看着 大家我轻松了, 端着一瓶啤酒坐下, “走吧, 走吧, 要散了。”赵大说, 我们默契 喝了半瓶啤酒,

今天这酒的味道真是洒脱。 “老孙, 作一首诗,

你不是文人吗?”刘婷一遍遍的摇晃着瓶子。 如果平时不甘心, 总觉得是种牛弹琴的悲哀, 可今天的气氛, 倒是让我感兴趣了。 离开太阳。” “好的!” 王轩忽然大喝一声, 众人面面相觑, 哄堂大笑。 笑声似乎传遍了整个校园。 联系了家乡的体操学校, 王璇和张毅想继续训练和比赛, 刘婷决定回家继续父亲的生意, 经营玩具生意“老孙, 你有什么打算?” 刘婷突然问我:“给我写小说, 然后发表, 成为专业作家或编辑等等。” 我很自豪地说,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大学四年要做什么, 毕业是为了让我摆脱体校的乐趣, “你可以联系我好吗?” 赵大疑惑地看着我, “差不多, 差不多”, 我含糊地回答, 其实我不知道该联系谁, 但我的文学不会被埋没, 这是我坚定的信念, 而且我不 想再和他们讨论, 他们懂什么! 正说着, 就听见宿舍外有人叫我。 是费扬的声音。 一起吃饭的事我都忘了, 奇怪的是, 飞扬从来没有来男生宿舍找过我。 匆忙的! 只是可以和她讨论的工作。 我连忙跑了出去, 一个身着绿色长裙, 扎着高马尾小脸的高个子女孩, 小心翼翼地站在宿舍门口。 是的, 她是飞扬, 我的女朋友, 我要去文理学院。 上课的时候, 杨飞在朗诵王国珍的《给我一个微笑》, 让我深​​受感动。被深深吸引, “阳阳, 今天聊聊以后的工作, 胡适他们以前都是这样找工作的……” 我又跟她打了声招呼, 抬头一看, 飞扬还紧张的站在那里 . 看着我, “你想过工作吗?” 飞扬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告诉我你的想法!” 飞扬急切的问道:“我……我还没有想好, 或许我应该先把我的小说投上去, 如果通过了, 我也许可以当编辑、记者什么的, 然后我就可以到处乱跑了。” 世界, 我带你去……”飞扬见我说话越来越兴奋, 突然插嘴。 我的话:“你……总是这样, 你知道如何成为一名编辑记者吗?” “你这人怎么回事?” 以前从没见过飞扬这样, 以前也有小矛小盾, 但今天好像很不一样。 相同的。 “有什么难的, 我的小说一定会被世人接受的, 别怕!” 我发呆的说, 飞扬没说话, 我们默默地往食堂走去。 那天晚宴的主题是沉默, 互相关心。 沉默, 只是没有眼泪, 不知道怎么回事, 也不敢问, 但飞扬偶尔抬头看我一眼, 等我带她回宿舍, 飞扬突然问道 , “你的身份证。你在学校吗?” “在吗?什么?你想买火车票?” “我……我今晚不想住在学校, 你能带我……出去吗?” 费扬脸一红, 低声道:“嗯?” 我惊恐的尖叫起来! “今天?怎么突然?” “你刚刚说好吗?” 飞扬见我的反应, 气呼呼的问我:“好!” “我八点在门口等你。” 我一个人站在那里, 头晕目眩, 不知所措, 就像在跳飞机一样。

Copyright © 2005-2012 热博rb88(中国)有限公司 rebozhongg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trologershivara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