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建投违规卖保本保息产品》续: 深圳私募基金秘密转移千万收益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8日

       深圳和北京报道, 2013年7月, 重庆袁女士出资300万认购中信信托的信托产品。中证建投证券重庆汉宇路证券营业部(以下简称“中信建投营业部”)在向她推荐时表示, 这是一款保底保底(年化12%)的理财产品。本信托计划伴随着高风险和高收益, 合同中没有本金和利息的保证。在中信证券的“中介”下, 袁女士还与一家名为深圳市正丰巨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丰巨业”)的公司签订了《担保协议》, 为本金提供担保。但按照协议,

除了固定利息外, 信托计划产生的超额收益属于正丰聚业, 但需要从袁女士的账户“过账”。事实上, 监管层面明文规定, 信托或基金不得承诺保本保息, “张贴”也涉嫌违规。正风巨业所扮演的多重角色, 也反映了监管的差距。
       袁女士购买的信托产品, 是中信建投销售部员工向某军推荐的。据其提供的证人证言, 2012年7月, 中信信托发行了信托产品“中信·稳健分级证券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1120(正丰巨业)”, 资金主要用于投资股票。中信建投为该信托的证券经纪商。用于信托投资的股票账户在汉玉路营业部开立, 正丰巨业负责股票账户的日常运作。 2013年7月, 信托到期, 两位买家退出。正丰巨野希望继续运营该项目。产品, 需要寻找新的买家。正丰巨野提出条件, 保证每年最低收入12%, 每月支付1%。从某军得知消息后, 我推荐给了客户袁女士。袁女士同意出资300万元购买信托的1310E期。中证证券营业部经理何浩将信托合同和《担保协议书》发给了向某军。这两份文件都是正风巨野提供给何浩的。
       向某军表示, 何浩没有向他解释该产品的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 也没有向他解释为什么要将收入转移给正丰聚业。他在向袁女士推荐产品时, 只解释了保修条款和12%的收入。 2014年信托到期时, 袁女士将收入约105万元转入正丰巨业总经理谢某的个人账户。之后, 袁女士同意继续参与下一年度的信托计划, 并签署了《信托合同补充协议》和《担保协议补充合同》。然而, 当信托于2015年再次到期时,

袁女士将120万元的收入转入谢某的账户后, 又收到了400万元。她查了一下, 发现她在中信信托的账户里还有780万元的收入。她没有转给谢, 被正风巨野起诉。 2018年3月5日, 华夏时报记者参加了袁女士丈夫郑某江与谢某的会面。谢认为, 袁女士没有信守承诺, 获得了12%的利息, 她想从巨额信托收益中分一杯羹。袁女士认为, 正丰巨业借她的名义和资金购买信托产品, 并承诺保本和利息。但承诺随时可能落空, 因为担保协议该协议及担保协议补充合同均在正丰巨业手中。你自己承担高风险, 却得不到高回报。 2017年11月,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 该协议形成了事实上的借款关系, 即袁女士向正丰巨业贷款300万元,

并以袁女士的名义购买信托产品,

正丰巨业也按月支付利息, 因此正丰巨业应获得信托产品收益。至于未将补充合同归还担保协议一事, 法院认为对本案没有影响。一审法院裁定, 袁女士应向正丰聚业支付全部信托收入(扣除本金后), 并支付违约金100万元。袁女士不服,

提出上诉。该案的二审尚未开庭。袁女士说, 私募基金通过信托渠道购买了中信信托、中信建投证券等品牌的产品, 但最终发现该产品是由不知名的正丰巨业运营的, 正丰巨业在其中扮演了多重角色。这也让她感到困惑。根据信托合同, 中信信托管理信托财产, 正丰聚业向中信信托出具投资建议。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信息, 该产品为私募股权基金, 管理人为正丰巨业。信托计划出现在不同的场合, 以不同的面貌出现, 拥有不同的基金经理。此外, 成立信托计划的公告显示, 正丰巨野也是其中的负责人之一。根据法院一审判决, 正丰聚业认购650万元。此外, 正丰巨野也可能参与产品销售。向某军作证该产品是中国生产的信贷建投证券销售;正风巨野的网站曾经使用正风巨野的地址作为采购文件的邮寄地址。争执过后, 双方的嘴巴都变了。庭审中, 正丰巨业称, 卖方是中信建投证券, 中信建投证券则称, 向军官等员工出售该产品是个人行为。 《华夏时报》记者从多方渠道核实, 中信建投证券重庆分公司、中信建投事业部领导亲自出面调解袁女士与正丰巨野的纠纷。正丰巨业提出将信托收益的30%分给袁女士, 中信投证券一位负责人提出将比例提高到50%。袁女士和郑某江都没有接受。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公告, 正丰巨业作为私募基金管理人, 注册于2014年4月, 至今仅4年。公开信息中唯一能查到的正丰巨业产品为“中信信托·稳健分层证券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 该计划自2012年开始运作。上述信息也表明, 中信信托提供业务资质和品牌, 产品以中信信托的名义设立和销售。中信证券提供产品销售渠道,

通过经营股票账户赚取佣金。正丰巨野是产品的实际操作者, 主导项目立项、销售、资本运作和盈利。登记信息显示, 正丰巨业现有员工16人, 注册资本1000万, 与中信信托和中证证券的规模相差甚远。名不见经传的正丰巨业怎么会以中信信托的名义开展业务, 与中证投合作?通过公共渠道查询正丰巨人只有一名高管曾在中信集团工作。一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目前私募基金产品大多以信托产品的形式发行, 与正丰巨业、中信信托的运作模式类似。但他否认了“从属关系”的说法。一位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 目前国内对于私募基金还没有相应的立法, 还有很多学术术语有待确定。
       信托管理人与私募基金管理人的不一致, 目前不认为是违法的。但购买金融产品的客户往往信任大公司, 如果知道实际管理人是一家不知名的投资公司, 他们可能不会购买。 2018年3月5日上午, 记者来到正丰巨人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注册地址, 发现正丰巨人已经搬走。它的新办公室正在装修。经过多次接触, 谢某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 何浩和向某军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截至记者发稿时, 中信证券尚未回复采访函, 中信信托两名信托执行经理也未回复采访邮件。前述法人表示, 在管理上, 信托公司归银监会管理, 正丰巨业等私募基金管理人归证监会管理。此前, 郑某江曾就正丰巨人违反保本保息原则等问题向深圳证监局举报。深圳证监局回复称, 不属于该局的管理范围。 3月5日, 记者走访了深圳证监局, 随后应其要求发了采访函, 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Copyright © 2005-2012 热博rb88(中国)有限公司 rebozhongg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trologershivaram.com)